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资讯

2020年我国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将达15%

【字体: 】 【编辑日期:2015-7-14】 【作者/来源:龙飞】【阅读:

 

 

  中国经济周刊》 记者 陈惟杉 | 贵阳报道

    6月26日下午,以“绿色经济增长”为主题的全球绿色增长论坛(3GF)在贵阳召开,来自世界多国的政府机构、企业代表、金融部门及社会团体参与会议。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主席、生态文明贵阳国际论坛秘书长章新胜,中国国家能源局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史立山,丹麦外交部全球绿色增长论坛负责人莉斯贝思·叶斯帕森,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环境理事会主任西蒙·厄普顿,丹佛斯中国总裁司徒嘉德等嘉宾针对绿色增长的议题展开对话。

    “全球绿色增长论坛”是2011年由丹麦政府倡导,联合中国、韩国、墨西哥、肯尼亚、卡塔尔、埃塞俄比亚发起的全球性论坛,旨在为各国政府、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推进全球绿色经济增长提供一个高层交流平台,每年10月在丹麦的哥本哈根召开。这一平台为各国政府、公共部门和私营部门推动全球绿色经济发展提供了宝贵的机会。

    到底什么是绿色增长?亚洲国家,特别是中国在实现绿色增长的道路上面临哪些机遇与挑战?作为利用可再生能源的典范,丹麦可以提供哪些经验?公私营部门应如何在这一议题上展开合作?本次与会嘉宾针对这些问题展开讨论。

    中国国家能源局新能源和可再生能源司副司长 史立山:

    202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消费占比将达15%

    丹麦是绿色增长做得最好的国家,也是绿色转型的实践者和受益者。丹麦积极发展可再生能源,通过节能提升能效,从上世纪80年代至今,丹麦以基本不变的能源消费量促进和支持了经济的持续增长。

    总的来看,全球以风电和光伏发电为代表的新能源发展非常迅速。到2014年底全球的风电装机已经达到3.7亿千瓦,光伏发电已经达到1.8亿千瓦。

    中国是一个发展中的大国, 2014年能源消费已经达到42.6亿吨标准煤,能源消费以煤炭为主,占比达到66%。中国非常重视可再生能源的发展。目前中国可再生能源的装机已经达到4.5亿千瓦,中国也培育形成了再生能源的体系,水电设备的能力不断提高,光伏电池的生产能力位居全球第一。到2020年中国非化石能源消费将占到整个能源消费的15%,并提出到2030年要达到20%,且已提出要加快推进能源消费革命的要求。

    初步的研究认为,从资源、技术、经济角度来看,这些都是可行的,核心还是观念的转变,和利益机制的调整。总的来看,能源和消费的革命根本任务是尽可能地用可再生能源,提高可再生能源的比重,最终实现以可再生能源为主的经济体系。

    世界自然保护联盟(IUCN)主席、生态文明贵阳国际会议秘书处秘书长 章新胜:

    中国应学习丹麦模式

    中国已经决定要做自然资产的负债表。有可能贵州、青海的自然资产的存量很高,东部城市自然资产的负债很高。我们现在倡议和发起GDP、GEP(生态资源)双增长模式,既要经济增长,又要自然资源得到保护,这需要我们转变思维方式。人类必须逐步过渡到生态社会,实现绿色增长。

    亚洲是驱动整个世界的引擎,到2008年以后表现尤其强势,亚洲也面临很大的挑战,特别是在现代化以及扶贫这两个方面,亚洲还有大量的国家是发展中国家,农村人口数量巨大,很多国家电力供应都成问题,不要说利用可再生能源。比如我去印度和巴基斯坦,三四个小时就会停一次电。中国在亚洲发展中应扮演重要的角色,但是讲到环保生态文明,中国其实是在走老路,需要整体改变这种发展的模式,亚洲在这方面也有着巨大的机遇。

    最近中央政府也发表了一个非常重要的战略文件,这个文件里面有8个主要的目标,包含35个小项,里面包含了土地、水、能源、生物多样化等等。我们可以学习丹麦的模式,在2050年实现百分之百地依靠可再生能源。

    丹麦外交部全球绿色发展秘书处代理秘书长 莉斯贝思·叶斯帕森:

    政府无法单枪匹马地实现绿色增长

    全球绿色增长论坛最初由丹麦、韩国、墨西哥等国家共同发起成立,越来越多的成员国加入了我们的行列。我们和一些关键性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例如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今年就是我们的合作伙伴,我们还和一些私营机构建立了合作关系。

    我们的首要目标就是推动绿色增长的实现。我们会建立一个网络,共享好的概念和想法,同时会用出版物建立一个平台来分享新的知识,最后我们会促进公私营部门间的合作。

    各国政府没有办法单枪匹马地解决所有问题,因此如果我们没有办法找到一个伙伴来支持我们的话,我们没有办法走得更远,我们必须要把伙伴关系扩大,我们需要这样的伙伴关系来得到量的提高以及质的提高,只有这样我们才能实现转变,迈向绿色增长。

    全球绿色增长论坛(3GF)于2011 年创立,力图作为全球性的平台,通过联合政府、企业、金融、智库、国际组织和民间社会,帮助提出可推广的绿色增长解决方案。图为6月26 日在贵阳举行的全球绿色增长论坛亚洲会议现场。

    OECD环境司司长 西蒙·厄普顿:

    政府应对使用煤炭征税

    绿色增长是务实问题,包括资源的有效性和创新这两个概念,我们必须要通过创新提高资源的效力。创新是日新月异的,对新能源的推动也是非常惊人的。资源的能效和使用效率会提高。2006年时,中国的规划者认为,2020年中国能够生产23GW的风能。但从目前来看,在2020年中国将利用大概200GW~300GW的风能以及100GW的太阳能,所以预测通常是非常保守,因为我们总是低估了创新的力量。

    在世界上很多地方,资源并不是特别缺乏,需要政府进行干涉,采取一些措施和产业、创新者一起合作来提高能效。现在大多数的国家,没有对煤炭的使用收税,但煤炭带来的负面代价是非常高的,但是如果对煤炭征税的话,之前认为煤炭很便宜的人现在就会转变观念,因此减少碳排放量,需要政府的政策导向,而目前世界上已经有一些国家对碳排放收税。

    丹佛斯中国总裁 司徒嘉德:

    丹麦也曾依赖化石能源

    屏蔽此推广内容  丹麦在1972年面对能源危机时,曾百分之百依赖化石能源,而几十年后的今天,我们又完全依赖于可再生能源。这意味着,只要我们愿意,这样的转变是完全可以实现的。

    我认为我们应当关注能源效益,也就是用更少的能源获得更多的效益。我们需要创新,但其实还有一些提高能源效益的方式触手可及。例如,我们可以帮助上海的商业建筑减少25%的能源消耗。实际上有三分之一的能源在加热与降温的过程中被浪费了,以加热取暖为例,目前在亚洲的一些地区,已经有人展开了区域性供暖的项目,人们利用钢厂的废水供暖,这个项目在4年内就产生了回报。

    类似的项目在很多城市都可以展开,但困难在于获取足够的启动资金,我们需要改变关注成本的习惯,这样新的商业模式才有诞生的可能。当然,这也需要政府的推动,例如在丹麦,如果要修建一栋房子,需要设计隔热层才能获得建筑部门的批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