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环保文学

自然岸线缘何成了灰色地带?

【字体: 】 【编辑日期:2015-11-03】 【作者/来源:中国环境报赵娜】【阅读:

    日前发布的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提出,促进人与自然和谐共生,构建科学合理的城市化格局、农业发展格局、生态安全格局、自然岸线格局,推动建立绿色低碳循环发展产业体系。

  其中提到的四个格局是今年公报的一个亮点,而自然岸线格局也是一个较新提法。以前提到绿水青山中的“水”通常被认为是江河湖泊,现在“水”也包括海湾。国务院发展研究中心资源与环境政策研究所副所长李佐军表示:“自然岸线格局是把海洋纳入了进来,把中国的国土做了全方位覆盖。”

  什么叫自然岸线?它具有哪些生态功能?如何保护我国自然岸线?针对以上问题,记者采访了相关专家,对自然岸线做出解读。

  什么叫自然岸线?

  水体与陆地接触分界线

  近年来,沿海地区开发活动占用了大量的海岸线资源,自然岸线保有率已不足50%。照此趋势,实现《全国海洋功能区划(2011年~2020年)》提出的“严格控制占用海岸线的开发利用活动,至2020年,大陆自然岸线保有率不低于35%”的目标任务十分艰巨。并且,这一目标应该是对现有自然岸线而言的,不应包括修复和整治的人工岸线。

  自然岸线,仅指海岸线吗?专家一致认为,自然岸线除了指海洋的岸线,也包括江河湖泊的岸线。构建自然岸线格局,则意味着要更多地保留原汁原味的自然原始形态,减少对大自然的破坏。

  中国科学院水生生物研究所研究员、联合国教科文组织人与生物圈计划中国国家委员会秘书长王丁认为,自然岸线指的是天然水体的岸线,应该基本维持过去自然形成的状态,不要有过多的人为改造。以前,为给人类提供方便,如防止堤岸坍塌、利于航道稳定甚至所谓美化环境等,对岸线进行固化,其自然属性遭到人为干预和破坏,随之一些鱼类产卵场破坏,水质净化功能丧失,非常不利于生物多样性的保护。真可谓,花冤枉钱办蠢事。

  “岸线是一个地理学的概念,是水体与陆地接触的分界线。自然岸线应该是没有经过人为干扰的水体与陆地的分界线,是潮涨潮落的变动位置。如今围填海、海岸线拉直、乱建现象挺多的。自然岸线是一种自然环境和人工环境的对比。”生态学专家颜家安解释道。

  世界自然基金会(瑞士)北京代表处科学与政策创研中心首席研究员、高级总监范志勇说:“自然岸线通俗地讲,就是海边、湖边、河边。这些地方过去被当成废弃的地方,认为是没有利用价值的土地,没有归到林、田、海洋领域里面,处于谁都管不了、管不好的状态。水体和陆地的接壤地带,生物多样性有着丰富性和特殊性,比如海龟在海岸产卵,鸟类筑巢,是水生生物蛤蜊、螃蟹、虾等的主要栖息地。”

  自然岸线有无生态价值?

  重要缓冲地带,维持生物多样性

  近年来,环渤海沿海地区海岸带最突出的特征就是大量滩涂、盐田、水域等转化为建设用地,扩张速度远远高于全国平均水平,其直接后果就是环渤海自然岸线比重持续下降。

  围填海造地是现代人类开发利用海洋资源的重要方式之一,也是缓解土地供需矛盾、扩大社会发展空间的有效途径。但大规模围填海的同时,又不可避免地会侵占大量的滨海湿地和浅海资源,改变自然海岸线,影响自然景观,破坏鸟类、鱼类和底栖生物的繁殖场所。据统计,自新中国成立以来,在77000平方公里的渤海海域面积里,围填海总面积已近400平方公里。

  “某地为了航行需要,提出全面渠化嘉陵江。我们知道,渠化后的江河由于破坏了自然属性,就不再是一条充满生命的江河了。岸线的生态作用很大,在抵御自然灾害等方面发挥重要作用。这次十八届五中全会公报中具体提到自然岸线的保护,非常难得,也很有必要。举个例子,小时候的小沟小溪里鱼虾多得可以用手摸到,经水泥板固化后,水体自净能力丧失,生物栖息地被破坏,鱼虾绝迹,过去水质清澈美丽的河流变成了臭水沟。”王丁表示。

  对自然岸线的开发和利用直观地表现在原有自然景观的改变。一方面,在短时间内高强度地改变了自然景观原有的水文、地貌、沉积和生态系统结构;另一方面,由于自然岸线地带生态系统稳定性差,易受外界干扰。因此,自然岸线的改变是永久的和不可逆的。

  颜家安说,自然岸线一旦破坏,则无法恢复,再恢复也不会是原来面貌了。自然岸线经过几千年甚至几万年形成,经过涨落潮、烈日、台风等侵蚀,自然赋予了它特殊的生态意义。人为去破坏、干扰、变动自然岸线,不但会引起自然灾害,而且红树林、珊瑚、鱼类可能也会消失。有时为了生活和发展的需要,在一定范围内进行了某些改变也是没有办法的。但我们要尊重自然,不能无序、无休止、不讲规律地开发,不要太贪婪,讲究一个度,要可持续发展。自然岸线被我们都破坏了,下一代就没有了。如今人工岸线比较多,自然岸线很少了。

  自然岸线的破坏与滩涂的利用,使湿地生境大量丧失,导致潮间带生物多样性、栖息密度及生物量明显下降,海岸带生态系统日趋脆弱。“原来认为没有生态价值,所以被大量占用,导致出现围海围湖造田、海岸线固化、滩涂地占用、河流取直固化等生态风险问题,甚至影响大量湿地和滨海鸟类的生存。湿地、滩涂的丧失,也会导致国际性迁徙鸟类在中途停歇地无法进行能量补充,这对中国的国际形象也会造成影响。”范志勇表示。

  其实,自然岸线是一种可以造福人类的资源,是一种独特、有价值、不能替代的资源,它为维持生态安全、地球稳定性提供基础。范志勇呼吁更多的人关注滨海湿地、长江和黄河沿岸,这些地方开发非常严重,对自然周期性变化以及极端天气变化缺少了适应能力。

  他说:“海边有着周期性变化,涨潮时淹没,退潮时裸露,自然岸线对涨潮落潮起到缓冲作用。同样,江河湖泊有丰水期和枯水期,以及洪水期、汛期等,自然岸线成为极端天气的重要缓冲地带。构建自然岸线格局,就是要回归本来。”

  如何构建自然岸线格局?

  实行总量控制,划定保护红线

  由于我国自然岸线占大陆岸线长度的比例已低于50%,保护形势不容乐观。因此,这一指标应像18 亿亩土地红线那样作为一项长期而非阶段性的红线,做到严防死守。与耕地能够复垦不同,对自然岸线的改变往往是永久性的。

  范志勇认为,这次十八届五中全会提出构建自然岸线格局,关键在于政府部门把它当作一件重要事情去做,当作一种土地空间来管理,对自然岸线保护进行良好规划,让这一生态系统状况有所好转。

  《中共中央国务院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意见》提出,实施严格的围填海总量控制制度、自然岸线控制制度,建立陆海统筹、区域联动的海洋生态环境保护修复机制。

  王丁认为,构建自然岸线格局就要尽可能维持岸线自然属性,为保证人类安全,可以为抵御自然灾害对自然岸线做一定的改变,但国家要保护意识先行,在科学前提下进行保护。

  因此,应该设定自然岸线保护红线总量指标,并实行区域开发控制和交易制度。对于环渤海、长三角部分自然岸线保有率低于35%的地区而言,自然岸线已成为稀缺资源,生态价值更显重要,也更为脆弱。在这些地区应高效利用已开发的人工岸线,严格保护、全面禁止开发自然岸线;对于因国家重大利益确需开发的自然岸线,应采取类似碳排放权交易的方式由开发方购买、维护其他地区相应规模的自然岸线。自然岸线保有率高于全国平均水平的地区应控制自然岸线的开发速度,如每个五年计划开发自然岸线的比例低于当年自然岸线保有率和红线差值的5%。

  专家表示,由于水域具有流动性和连通性,因此对自然岸线的保护不应仅仅局限在自然岸线本身,还应将对其有直接影响的海域和陆地作为缓冲区纳入管理。

  目前,我国已经颁布了一些法律法规,但是缺少对自然岸线保护的条款。比如,海洋方面的法律和国际公约涵盖了除海岸带以外的海洋空间。红线制度在实施的过程中应不断完善和改进,为自然岸线立法积累经验。

  颜家安表示,以前提倡在开发中保护、保护中开发,现在提倡保护优先。要让自然岸线格局形成一种常态,整体上确保自然岸线不被随意开发,有一整套制度保护它。在国家层面、地方层面出台法律法规。比如,海洋功能区划要遵守,地方海洋管理条例中好的条款坚持遵循,不适合的条款要修改。有了规章制度,水域管理才能发挥应有作用。此外,要执行更加严格的保护制度,应统筹规划,严格控制破坏、改变、占有自然岸线的行为。

  新闻链接

  连云港:设定自然岸线保护红线

  今年6月,江苏省连云港市委、连云港市人民政府印发《关于加快推进生态文明建设的实施意见》,提出“自然岸线保有率不低于35%”。自然岸线保有率指标首次被写进实施意见。

  连云港具有江苏省独有的40公里基岩岸线和30公里砂质海岸,岸线类型多样,用海类型丰富。连云港市将注重集约利用岸线资源和近岸海域,设定红线,尽最大努力保留原生态海岸线,有效保护岸线的自然属性和原始景观。

  同时,将进一步加强岸线修复与整治工作,实施基于海岸带生态系统的海洋综合管理,加强近岸海域生态环境的监测、监视和预警,不断加大海岸、海洋环境保护力度,尤其要加大入海排污口整治力度,规范排污行为,严打非法采砂活动,从规划和取土等环节严格控制填海造地。

  海南:实行最严格保护措施

  今年2月,在海南省政府工作报告中指出,海南将划定自然岸线保护红线,实行最严格的岸线保护措施。

  海南将大力发展海洋经济,加快建设海洋强省;推动传统渔业向现代渔业转变,扶持水产良种场建设,打造全国热带水产苗种繁育及供应基地;制定海洋旅游发展总体规划,加强海洋旅游基础设施建设,推进国家海洋公园等旅游项目。

  同时,海南将加强海洋保护和管理。严格实施海洋功能区划、海域使用权属和海域有偿使用制度;创新海域海岛使用管理模式,有序进行无居民岛开发与保护;划定自然岸线保护红线,实行最严格的岸线保护措施,建立和完善海洋生态自然保护区和海洋特别保护区,开展重点海域环境整治修复,建设南海环境监测船队,加强对红树林、珊瑚礁、海草场等重要海洋生态系统和南海水下文物的保护。